永志不忘了81年前的南京,是每个人心中的纹身......

时间:2019-03-24 22:26:48 来源:班玛资讯网 作者:匿名
  

“南京路的尸体非常疲惫。有时你必须先移动身体,汽车才能通过。”——这是1937年12月18日,美国记者德丁录制的《纽约时报》,当时是南京的一幕。今天,战争早已消失,但当时的毁灭一直铭刻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成为一个无法抹去的纹身。有些人一直在匆匆传播历史真相。在他们看来,和平不是一句空话。

从那时起,每天都是冬天。

——《刺青》

就在几个月前,一部令人震惊的韩国漫画在互联网上放映,漫画被称为《刺青》。这幅漫画是由一位韩国慰安妇自我报道的,一幅简单而简洁的画面,但比文字更令人震惊。

根据漫画,她在12岁时被日本人带走并转移到军事设施。大约有400名韩国年轻女性被迫成为5000名日本士兵的性奴隶。在此期间,她经历的日本暴行非常可怕!在他们被带到中国之后,她试图与十几个女孩逃脱,但失败了。日本军队用酷刑折磨他们,并在全身纹身。

有一天,他们被带到一个大坑里,日本军队将他们推倒了。最后,一名中国男子救了她和另一个女孩。虽然她从出生中逃脱,但她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的记忆。这代表了一个可耻的纹身,它将无法在他的生命中摆脱它。

重温这一历史事件,将有助于中日两国人民了解历史真相,并从痛苦的教训中吸取教训。

——幸福的祖先

为了追求历史真相,作为南京大屠杀研究的第一人,在20世纪60年代,包括幸福祖先在内的四位南京大学教师开始与七名学生一起调查南京大屠杀。

幸福的祖先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他不怕艰辛,亲身经历,采用实证方法,经过多年的实地挖掘考试,获得大量档案,并出版了丰富的历史资料,其中包括许多珍贵的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

幸福的祖先在南京大屠杀上写了数百篇论文,用事实证据驳斥日本右翼势力的悖论,捍卫中华民族的学术尊严,同时攻击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我愿意做一个微妙的“毛细管”,帮助恢复同胞的历史真相。

——张鼎生

南京的张鼎生出生于1969年,没有经历过这个城市最痛苦的日子。然而,他和南京大屠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祖父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他的祖父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反战退伍老兵;他自己从未停止寻找这段历史的真相和证据。

在20世纪80年代,《南京报》中国入侵者的照片屠杀了中国人,14岁的张鼎生感到震惊。 “日本军队盯着一个中国人的头,沾沾自喜的表情震惊了我。从那以后,他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抗战的历史上。

35年来,他前往南京主要城市及周边地区参加了260多场南京卫冕战和南京大屠杀。 35年来,他撰写了60多篇研究论文,并绘制了南京防务战地图和南京大屠杀遗址。

他说:“我愿意做一个微妙的”毛细血管“。凭借我的勤奋和坚持,我将帮助专家和教授恢复和印记历史真相,纪念同胞,安慰烈士,唤醒“起来。

历史不能被伪造,也不能被遗忘。以历史为指导,我们可以面向未来。

——同增

为了给受害者带来正义和尊严,被称为“中国民事诉讼日本第一人”的曾彤已经不知疲倦地工作了20多年。

正如国家公共假日日即将到来一样,童曾写信给日本政府。他希望日本政府认真反思南京大屠杀,并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所有受害者道歉。

他说:“今天,虽然中日关系有所缓和,但并不意味着日本政府可以逃脱当年的战争罪行。历史不能被伪造,也不能忘记。以历史为镜子,我们可以面对未来。”

曾曾曾说,通过针对日本的民事诉讼运动,更多西方国家的人们已经了解了这一血腥历史。

记录应永远铭记的过去。

——美国导演罗斯

我也希望西方国家能够将这段历史理解为美国女导演和奥斯卡奖得主凡妮莎罗斯。她用一部纪录片再一次向全世界讲述了这段黑暗的历史,并向后代传递了鲜血和泪水的故事。她的纪录短片《女孩与影像》于今年4月在美国首映。这部电影讲述了这位89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的故事。

罗斯坦率地说:“绝大多数西方人对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知之甚少,这就是我想制作这部电影的原因。”她希望这部纪录片可以和世界一样多。人们很欣赏它。

影片的电影编辑Livio Sanchez也表示,这段历史并不为西方人所知。我们希望西方观众更多地了解这一悲惨的历史,并记住过去的悲剧,以防止历史重演。

日本只有勇于承认有罪,才能赢得亚洲邻国的尊重。

——松冈环

今年5月,日本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这部题为《南京大屠杀2——检验历史修正主义》的纪录片持续了大约45分钟,驳斥了通过中国和日本收集的历史资料试图否认或篡改南京大屠杀的错误方法。

这部纪录片可以看作是2015年10月4日同名纪录片的续集。参加南京大屠杀的前日本士兵的大量采访在上层纪录片上发表,直接证明了其真实性。这件事。但随着该节目的播出,一些人攻击该节目并质疑历史事实的真实性。

事实上,81年后,一些日本人仍在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明新协会会长松冈女士始终认为,这一历史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责任完全在于日方。日本人未能完全清除战争责任也是一种不幸。她说,“只要有勇气认罪,日本才能赢得亚洲邻国的尊重。”

二十一年前,Matsuoka Ring在日本报道收集线索并设立“南京大屠杀热线”,收集有关入侵中国的退伍军人的信息,并开始对肇事者进行法医调查。六年后,《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侵华日军原士兵102人的证言》在日本出版,揭示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在过去的30年里,Matsuoka女士一直在访问,收集信息,整理书籍,证词收藏,照片集等。她自费制作了三部电视纪录片,并计划自费制作第四部分。 2018年4月4日,70多岁的松冈女士将过去30年记录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词视频捐赠给纪念馆。历史的真相将继续传播

据统计,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不到100人。在国庆节的前夕,两名94岁的幸存者死亡。

历史证人即将死亡,但传播这段历史的人数有所增加。为了挖掘更多证据,他们努力工作......

就像中国女作家张春如所说的那样:“我相信......真相是坚不可摧的。事实上,没有国界。真相是没有政治倾向。我们必须共同努力,确保真相得到了保存和记忆。像大屠杀这样的悲剧再也没有发生过。“

关键词:

微信|

微博|

空间

分享它: